梁雪村认为,首先,“脱欧”将使英国失去欧盟单一市场,意味着英国不得不把自己嵌入波诡云谲的全球市场,风险不可预测,想要在竞争更激烈的市场环境中保持理想的经济增长速度难上加难;其次,不管英国以何种形式“脱欧”,未来,英国的经济实力很难支撑全球扩军的雄心。最后,虽然从2013年以后,英联邦内部的贸易总额大于欧盟,但英联邦内部成员贸易水平参差不齐,重新去打造一个可以媲美欧盟的实体性英联邦是不可能的,而且英联邦的地缘政治意义几乎是零。

中信建投指出,受内(社融反弹、商誉减值压力短期出清)外(贸易战谈判有积极进展、加息窗口期)共同影响,去年以来压制权益市场的因素开始变化,风险偏好开始提升,权益类资产的热度明显增强。而由于在贸易战窗口期内叠加社融反弹进程较为迅速,市场行情发展的节奏异常迅速,当前看市场仍有一定发挥空间。